文 旅 碳 中 和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内容详情

碳达峰碳中和的中国担当

 二维码
来源:光明日报

“我们必须深入分析推进碳达峰碳中和工作面临的形势和任务,充分认识实现‘双碳’目标的紧迫性和艰巨性,研究需要做好的重点工作,统一思想和认识,扎扎实实把党中央决策部署落到实处。”

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持续推动产业和能源结构调整,启动全国碳市场交易……如今,我国已进入减污降碳协同增效的高质量发展阶段,碳达峰碳中和成为破解资源环境约束突出问题、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迫切需要。在“双碳”政策体系的加快构建下,我国能源、冶金、化工、建筑、交通、农业等行业领域正在编制专项行动方案。在中国积极参与和引领全球气候治理的影响下,一些发展中国家和经济转型国家纷纷跟进,发布了本国的碳达峰碳中和时间表。

碳达峰碳中和的国际前景广阔。目前,尽管全球以化石能源为主体的能源结构没有根本改变,以二氧化碳和甲烷排放为主体的温室气体结构没有根本改观,主要排放国高能源消耗、高温室气体排放的工业结构没有根本改善,但近些年,一些发展中国家却通过实实在在的减排举措迈出了坚实的步伐。其中,中国的主动担当与贡献有目共睹,为发展中国家碳达峰碳中和行动的实施作出了良好的国际示范。

中国行动 减污降碳增汇协同发力

2021年10月15日,国家大型风电光伏基地青海海南、海西基地项目开工,通过光伏治沙等模式,有望实现新能源与生态协同共进。助力“双碳”,这只是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一个缩影。

2021年,中国新增光伏发电并网装机容量约为5300万千瓦,连续9年位居世界首位;光伏发电并网装机容量达到3.06亿千瓦,连续7年位居世界第一。随着可再生清洁能源的装机容量越来越大,我国一些省份目前正在利用沙漠、戈壁、荒漠地区,加强建设大型光伏和风电基地。同时,国家能源局也公布了全国676个整县光伏推进名单。按照我国碳中和的行动目标,到2025年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占比将超过50%,到206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将达到80%。可以说,中国发展可再生清洁能源的市场空间广阔。在2021年9月召开的第76届联合国大会上,中国承诺,今后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大力支持发展中国家的能源绿色低碳发展。我们相信,中国的示范和帮助,有利于广大发展中国家改善能源结构,促进光伏发电、风力发电、水力发电产业的大力发展,减少全球温室气体的排放。

以区域和流域为单元,优化工业结构,减少同质化低端竞争,各地区、各行业正积极做好经济增长和减污减排的“加减法”。在减污降碳协同增效方面,中国同样持续发力。我们看到,钢铁行业探索利用风力发电和太阳能发电产生的氢气替代焦炭炼钢;一些城市已经开通了氢能公共汽车;一些地方正在探索将水稻改为旱作稻,减少农业甲烷的排放;乡村建筑采用节能和保温改造工程,减少了冬季取暖、夏季制冷的能源消耗和碳排放;与此同时,赤泥转化为赤泥砖,磷石膏、煤矸石转化为建筑材料和可利用的热能……一些地方以前堆积如山的大宗工业固废,正在通过综合利用得到消纳。总的来说,降碳、减排的区域和流域大格局正在建立,一些企业通过技术改造和工艺升级提升了行业的竞争力,一些行业碳达峰碳中和的做法上升为全国性标准,成为可复制、可推广的宝贵经验。这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来说,具有巨大的示范和启迪意义。

在加强碳汇方面,中国也走在前列。截至2021年12月23日,全国碳市场碳排放配额累计成交量为1.79亿吨,累计成交额达76.61亿元。碳交易作为碳排放指标调剂的市场手段,既有利于植树造林、增强碳汇,也有助于控制碳排放总量,引导资金、技术、人才等资源要素流向绿色低碳发展领域。在我国浙江、福建、陕西、江西等地区,权益主体通过“生态银行”等平台的集中收储和转让机制,将所得的碳汇指标在碳交易场所公开挂牌交易,将“绿水青山”的生态服务价值转化为“金山银山”的经济效益。在碳交易越来越国际化的今天,广大发展中国家积极开展生态建设、加强生态修复,有望在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两方面实现双赢。

中国经验 把系统观念贯穿“双碳”全过程

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促进传统化石能源节约和可持续利用,各国有必要在全球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范围内开展协商,结合各自的国情开展碳达峰碳中和行动。我国的碳达峰碳中和经验,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而言,无疑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为了携手实现应对气候变化目标,发展中国家应在开展温室气体减排、加强碳汇建设等方面采取措施,科学稳妥预防风险、应对挑战。就此,笔者提出以下建议:

首先,要制定立足于各国国情的温室气体减排战略,稳中求进,与本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规律相匹配,与各行业的发展专项规划相匹配。碳达峰碳中和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宜尊重规律,把握好降碳的节奏和力度,实事求是、循序渐进、持续发力。应经过深入的研究和谨慎的探索,采取生态保护、污染防治、能源节约、产业优化相结合的办法,通过协同增效减少碳排放。

其次,各国宜按照区域主体功能定位,在国家和区域层面统筹开展碳达峰碳中和行动,不搞“齐步走”和“一刀切”。对于一些工业区,宜在保护生态的同时,大力发展高质量工业经济;对于一些生态区,宜通过财政补偿的方式,支持其发挥在全国和全球碳汇建设方面的作用。

再次,发展可再生能源,宜强调化石能源有计划收缩和可再生能源有计划扩展的有效衔接。考虑到煤炭、石油等化石能源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对保障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作用巨大,因此,在新能源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保障支撑作用发挥之前,宜做好能源保供的前后衔接,避免化石能源收缩太急太快,一旦遇到极冷、极旱等极端天气而出现能源风险。

最后,碳减排要抓关键抓根本,下决心遏制高能源消耗、高碳排放项目的盲目上马,开展工业产业的提质增效,重点采取措施发展太阳能、风能、氢能、潮汐能、地热能、生物质能、水能、核能等可再生能源或清洁能源,探索农业甲烷排放控制新路径,开展建筑、交通领域的节能减碳。同时,采取整合产能、产能等量或者减量置换的方式,大力开展技术攻关和创新,在不增加碳排放强度和总量的前提下,提高煤化工、石油化工、造纸、钢铁、冶金等传统产业的集聚度和技术先进度,避免为碳减排增加新的负担。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这有待通过引进先进产业增强自身经济发展的造血能力,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作者:常纪文,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于光明日报,文字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机构介绍

构简介
项目案例
服务范围
Institutions & Organizations Design 联系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外25号金工宏洋大厦B座5层 联系邮箱:ciecte@163.com      联系电话:010-51920070 联系QQ:2797205572